外公外婆一早出门,走之前还让林青在家看着橙橙,可是现在看起来,是橙橙看着林青。

“妈咪,太阳都照屁股了!”橙橙今天又想粗去玩,可是眼看着妈咪一觉都要睡到明天了。

他急得不行,早就换好了衣服蹦来蹦去,往日里只要他出点声音妈咪就会蹭得坐起身,今天肿么没有反应?

橙橙闹腾了会儿就觉得不对劲,他凑到林青脸前,小手小心摸了摸林青的脸。

烫!

糟糕,妈咪生病了!

橙橙立刻安静下来,盘腿坐在床边,凑到林青耳边小声喊她:“妈咪,你听得见吗?”

“……”林青其实一直都能听得见橙橙闹腾,可是她没有开口的力气,这一场发烧来得太急,她连什么时候陷入这般昏昏沉沉都没有概念。

见林青的眼皮抬了抬,虽然只睁开一条小缝,橙橙还是敏锐地捕捉到了。

还好妈咪没有昏过去!

橙橙蹬开小短腿去厨房倒了杯水,尽量保持着平衡端来给林青喝。只是林青连意识都快没了,更别说坐起来喝水。

“妈咪,喝水。”橙橙把水杯递到林青唇边,稍稍倾着杯子,他学着妈咪平时哄他的样子喂过去,却发现水都洒了出来。

可人儿的清新小甜美

“妈咪,你肿么不喝?”橙橙好看的眉毛皱了起来,把杯子放在床头柜上,小脑袋一探,看见了床头柜上的手机。

对耶,可以跟戴叔叔打电话!

橙橙小手飞快地滑动屏幕,他以前缠着妈咪玩手机,妈咪不给玩,可是戴叔叔给啊!

诶,女人就是头发长见识短,看戴叔叔都知道他能在这种时候派上用场。

橙橙认的字不多,还好他有学过戴叔叔的名字,那个戴字可真难认,辣么多笔画……

他找了好一会儿才找到戴泽的名字,因为笔画太多,反倒一眼就认了出来。

橙橙赶紧拨过去,生怕错过了给妈咪治病的最佳时机。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戴泽以为是林青,停下手里的动作:“昨晚睡得好吗?”

橙橙撇撇嘴,稚嫩的声音打断戴泽:“戴叔叔,你快过来,妈咪生病了!”

戴泽一怔,腾地从转椅上起身,连带着手边的东西打翻了一片:“橙橙,你们在哪儿?”

“在家呀,戴叔叔你快点过来,妈咪看上去好难受。”橙橙使劲催促,戴泽越发心急。

“叔叔马上就过去,过去之前橙橙先照顾着妈咪好吗?”戴泽说话间已出了办公室。

秘书见他出来便要问候,戴泽打个手势让她噤声,秘书一头雾水,看着总裁要离开的样子更是郁闷。

一会儿不是还有个会吗?

可是戴泽可不给秘书说话的机会,转眼已向电梯走去。

“那个,总裁!”秘书反应过来,急忙跑去拦人,脚上的高跟鞋却拖了后腿,等她赶到电梯前时电梯已下去了几层。

戴泽心急如焚,扯掉领带丢在一旁,一脚踩下了油门。

好端端的为什么会生病?

橙橙挂了电话,又想了好多办法让林青喝水,可是基本上都洒了出来。林青也被一杯水折腾得够呛,还呛了一口,她终于有点力气时感觉到橙橙拉住了她的手指。

“橙橙,妈咪没事,客厅窗台前有个柜子,那里有药箱,去给妈咪拿过来好吗?”林青一句话说完只觉得脑中缺氧,闭上眼也缓不过来。

“好哒!”橙橙飞快跑去客厅,柜子有点高,他搬了小凳子踩在上面才能够到最上层的抽屉。

找了半天也木有找到药箱,橙橙有些垂头丧气,他趴在柜子上小手撑着下巴,眼神别提有多失落。

楼下突然传来跑车的鸣笛声,橙橙一惊,以为是戴叔叔来了,忙扒开窗户探身往下看。只见楼下一辆车停在边上,车上的人并没有要下车的意思。

橙橙有些失望,小脑袋垂了下去。

就是这个小动作,车内的男人一瞬不瞬望向楼上的黑眸闪烁了下,一眼就认出了儿子。

男人修长的双腿迈下车,颀长身形落入橙橙眼中。

“好看叔叔?”橙橙看清男人的脸,眼睛里猝然亮起光芒,他冲着楼下大声喊,“好看叔叔,我妈咪生病了,你能来帮帮忙吗?”

林家住的楼层不高,橙橙的声音随风悉数传入慕离耳中。

慕离眉头一皱,生病?

昨晚不是还好好的吗?

他二话不说往楼上走,不多会儿就站在了家门口。

慕离刚要敲门,橙橙就主动将门打开:“好看叔叔!”

橙橙急得小额头冒出了细细的汗珠,他手心里都是湿的,是刚才给林青喝水洒了一手。

湿漉漉的小手拽着慕离的大手,柔软地直直撞进慕离的心底。

“妈妈怎么会生病?”慕离跟在橙橙后面,对这个房子他并不陌生。

“窝也不知道,突然就病了!”橙橙拉住他往房间去,推开门走得更急,他快步走到床前松开慕离的手推了推林青的胳膊,“妈咪,戴叔叔还木有来,不过好看叔叔来了。”

他每个字都很冷静,和小脸上焦急的神情形成鲜明对比。

看着橙橙此时的模样,慕离紧皱的眉头不由轻缓下。

林青迷迷糊糊听不清橙橙的话,就听到什么叔叔的,她以为是戴泽来了,嗯了一声动动眼皮。

太沉重,她醒不过来。

慕离没等橙橙开口就大步上前,将林青抱起身,一看她还穿着睡衣,转过头就对橙橙说:“橙橙,你先出去,我给你妈妈换衣服。”

橙橙小脸一沉:“为神马叔叔要给妈咪换衣服?是不是想偷看?”

“……”他还用偷看吗?以前都不知道看过多少次。

可是橙橙说什么都不让给妈咪换衣服,慕离只能作罢,他看着怀里烧迷糊的女人,心口骤然收紧。

刚才抱她之前摸过她的额头,烫得可以煎蛋了。

这女人还要不要命了?

来不及多想,慕离抱着林青下了楼,橙橙就紧紧跟在他身后。

林青比五年前轻了好多,抱在怀里时能感觉到她在轻轻颤抖。可能是烧得难受,她炙热的呼吸喷洒在他的胸口,那把火越烧越旺。

慕离沉着脸,可是他也没办法帮她降火,走到半路时仍在昏迷中的林青突然握住了他的手。

他的手很凉,林青的小手寻着冷源来回摸索,慕离脸瞬间黑下来,她现在这样乱摸真的合适么。

林青摸得越发大胆,她怎么知道自己正在挑战别人的极限?那只小手将一股股热量传给慕离,自己倒是舒服了,片刻后靠在慕离胸口,因为烧得难受,小口轻轻张开哼咛一声。

可好,一把火刚从她心口浇灭几分,就被肆无忌惮地点在了男人的身上。

慕离甚至怀疑,她是不是成心这样报复自己?

林青无力地靠在他的怀中,早就不知道自己在哪儿了,慕离低下头就能看到她红得不正常的面色,眼角软了下。

她难得这样听话地躺在他怀里,若不是生病该有多好?

慕离放缓脚步,薄唇轻触在她滚烫的唇瓣上,林青感觉到唇上一凉,拧起的眉毛松开了些。

这个吻并未加深,也来不及加深就被一道清脆的童声打断:“好看叔叔,你在干神马?”

橙橙跟在身后,刚才慕离放慢了脚步他一头撞在男人的腿上,这会儿正揉着脑袋往前探。

“……”他要怎么解释,难道说正在给林青降火?

往前走了几步慕离才意识到,以后很有必要和儿子好好讨论下称呼的问题。

车门一开慕离就将林青放在了副驾驶上,他弯身系好安全带,林青的唇瓣蹭着他的脸,炙热的呼吸喷在他的颈间。

慕离按下安全带的手指收紧,还未有所动作就听到后面车门打开的声音。

“叔叔,我萌要去医院咩?”橙橙爬上跑车,乖乖地坐在后座。

慕离见他坐在后面不安全,让他换到副驾驶位置:“看好妈妈,别让她碰到了。快手app下载安装免费下载”

橙橙点点头,等跑车驶上马路后突然想起了什么,从口袋里摸出林青的手机,重播号码。

“喂?戴叔叔,我萌现在要去医院,你快点过来!”橙橙没忘记通知戴泽。

戴泽疑惑:“你们怎么去的医院?”

橙橙抱着电话,一手还护着妈咪:“我发现了好看叔叔,让他送我萌去的。”

“好看叔叔?”戴泽担心他们遇到了坏人,握着方向盘的手指收紧,“说具体点,好看叔叔是谁?”

“橙橙,把电话给爸爸。”男人低魅的嗓音传入话筒内,戴泽脊背一僵。

“给你,叔叔。”橙橙很给面子地拆台。

“……”慕离挑了挑眉,接过电话后只说一句,“林青我带走了,她是我老婆,你别瞎惦记。”

“慕军长,你这是公然抢人吗?”戴泽声线冷下来,他也只有面对着林青才会那般温柔。

慕离勾起唇:“不,我只是把我的女人带回家而已。”

“你们已经离婚了,她不是你的女人。”戴泽眼底的深潭越来越重,可是他知道这时候再踩下油门也找不到林青。

慕离看向副驾驶的女人,又看了看盯着他一脸懵懂的橙橙,将那颗炸弹丢下:“林青还没来得及告诉你吗?我和她没有离婚,在法律上,我们仍是夫妻。”

戴泽浑身一震。

再回神,那边已挂断了电话。

慕离刚才说,他和林青还没有离婚?

这是怎么回事?

眼看就要开到林家所在的小区,戴泽将车停靠在路边,他的双拳渐渐握起,手臂上青筋显现。

银色跑车内,慕离放下电话后突然想到个问题,若是送林青去医院,戴泽那家伙岂不是很快就能找到?

慕离方向盘一打,在前面的十字路口转个弯,朝海岸壹号的方向驶去。

头像
Written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