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数学课。

自从换了班主任之后,朔月觉得,数学课好像增多了?那个姓霍的新老师出场率高了?说真心话,朔月不是很喜欢见到这位新老师,原因很简单,因为他周六要家访。

对于任何一个要家访的老师,没有几个学生能喜欢他的。

朔月有气无力地趴在桌子上,霍老师上课讲授的内容一个字都没有入侵到耳里面,她脑子里面想的就是:家访、家访、家访!

“王珂,你上来解这道题。”霍离陌忽然开口点名,虽然不是朔月的名字,但是课堂上有异动的时候,她还是从神游中回过了神。

她看向王珂,只见王珂还在玩SD娃娃。

咦,怎么上课还在玩?上次被新老师没收了玩具,怎么还没长教训吗?朔月心想。她仔细看了看王珂的神色,觉得她十分的不对劲,目光呆滞,抚摸娃娃的头发的动作也是显得有些僵硬而且机械的,霍离陌叫了几声,王珂也没有应到,她那模样,似乎并没有听到霍离陌的声音。

“王珂?”霍离陌站在讲台上,再一次叫唤道。

王珂呆呆地看着娃娃,毫无动静。

霍离陌叹气:“旁边的同学,帮我叫一下王珂。”

王珂的同桌邬娇赶紧拉了拉王珂的衣服,王珂这次没有像上一次那样呆到底了,而是马上回过神来的,愣愣的“啊”了一声,似乎还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邬娇低声说道:“老师让你上去解题目。”

夏日白裙小朵秀丽动人

“哦、哦……”王珂赶紧把娃娃藏进抽屉里,但她还没有松手,霍离陌就在讲台上说道:“王珂,把你手里面的东西也一块儿拿上来。”

老师对付上课神游的学生,果然就是靠点名神技能呀!

王珂很不乐意,她挣扎了一下,最后还是因为畏惧老师,所以只好拿着娃娃,不甘心而委屈地走上了讲台。

霍离陌伸出手,勾了勾手指头。

王珂眼泪涌了出来,委屈不已。她十分的舍不得娃娃,眼泪在眼眶里面转了转,她咬住了嘴唇,这才强忍着辛酸的眼泪不掉下去。挣扎半晌,王珂这才含着泪,将藏在背后的娃娃拿出来,递交了上去。

霍离陌拿到了娃娃,眉头皱了一下,但是他没有再说什么,递给王珂一根粉笔,示意她上去解题。王珂这几日一直都在玩SD娃娃,自然是都没有认真听过一堂课的,现在要她上去解题,面对陌生的数学公式,王珂完全懵逼了。

霍离陌可不管,在黑板上列出来的题目的还有其他题,霍离陌又点了其他同学上去,按照惯例……又点了朔月上去解题。这学习成绩好的学生,不是这样用的,那该是怎么样用?

朔月很快解完题目就下去了,在下去的时候,她看了一眼王珂,这时候的王珂好像变回了自己认识的那个样子,那副委屈的小表情呀,又变回了胆小怯懦的王珂了。真是奇怪了,那SD娃娃有什么古怪吗?为什么拿起SD娃娃和放下SD娃娃,就像是两个人一样呢?

朔月走下讲台,下意识地扫了霍离陌手中的SD娃娃一眼,也觉得很是奇怪,一般老师没收学生的“不法物品”之后,会一直都抓在手里面吗?不是应该是放在讲台上,下课后再带走?

说起来,昨天霍离陌没收这个SD娃娃的时候,也是抓在手里面,一直到下课带走了,也没有把娃娃放下。

这么一个成熟的成年男子,应该不会像女孩子一样,还喜欢玩娃娃吧?

等其他学生陆陆续续解完题目,王珂也依然写不出半个字,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讲台上,尴尬死了。

霍离陌开口对她说道:“好了,你下去吧,下次记得听课。”

王珂这才抛下粉笔,飞快地逃下了讲台,她擦擦眼角的泪珠,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数学课照常进行,在上课的时候,朔月不时地偷偷瞄向王珂。她今天变得格外的脆弱,哪个学生不被老师训斥过几句的话的?而且霍离陌这样说话很得体,按理来说语气一般都在学生的接受范围之内,可是王珂却一直低着头,紧紧抿着嘴角,时不时地抬起手来擦擦眼泪,好像霍离陌对她做了什么残忍的事情一般。

等到下课,霍离陌从不拖堂,下课铃一响,他就利索地收起课本,交代一句:“苏扬、朔月,跟我来办公室一下。”

朔月嘴角抽抽,唉,今天周五啊!明天就是周六了,这个新官上任三把火的班主任显然是要把他们找过去商量一下周六家访的事情了!

老师的话不能不听,朔月站起来,跟苏扬一块儿跟着霍离陌一块儿去了教室办公室。

教室办公室并不是单间的办公室,除了校长、教务主任这些身份比较高的老师能享受单间办公室的优待之外,一般的教室都是共处一间大型办公室的。

办公室里还有其他正在备课的老师,他们抬起头来看了看跟着霍离陌进门来的学生,眼神里面充满了同情,一般能被老师领进办公室里面的学生都是问题学生!

朔月撇着嘴,之前也不是被旧班主任请来喝茶过,但是却没有像现在这样子被霍离陌领进办公室里这样有一种莫名的屈辱感。

咦……

她好像看见了什么?

朔月抬起头来,扫了一眼教室办公室,香蕉成人影院发现不少老师的桌子上都摆着一个或者好几个精美的SD娃娃!那些SD娃娃都不是同一个模样、同一个品种的。这可真是奇怪,什么厂家这么有心机,把每一个娃娃都设置成不一样的呢?

咦?为人师表的老师们也兴起了玩娃娃吗?

“那些娃娃有些怪。”苏扬在她耳边低声说,“你别去看她们的眼睛。”

朔月哼了一声,故意和苏扬唱反调:“那我非要看呢?”

苏扬勾起了一抹玩味的笑:“那你就去试试吧。”

朔月撅起小嘴,瞅着那些娃娃,有些艳羡也有些不不甘:“那也得有人送我才行呀!”

头像
Written by
admin